关键词:俄罗斯

金雁:“好色”的俄罗斯

| 发布时间: 2019-09-12,星期四
金雁:“好色”的俄罗斯
我有一次上课讲俄罗斯东正教与希腊正教的继承关系时,有学生提问说,老师,俄罗斯是不很是“好色”?我当时一愣,他指着PPT上莫斯科瓦西里布拉任尼大教堂五彩斑斓的那8个洋葱头说,你看,俄罗斯的教堂比起它的源头更炫酷更夺目。我回答道,你说的没错,“这种教... 点击阅读>>

如何发展良性互动的中俄关系?

| 发布时间: 2019-08-23,星期五
如何发展良性互动的中俄关系?
在中俄建交70周年之际,中俄两国官方和民间都举行了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虽不能说每次纪念中俄建交70周年活动都充满着赞誉之词,但绝大多数活动都是以正面宣传为主。然而,在讨论中俄70年关系时,需要把两国关系放在历史长河和国际政治现实中来看,这样才能... 点击阅读>>

当中国人把木材厂开进西伯利亚广袤的森林

| 发布时间: 2019-07-27,星期六
当中国人把木材厂开进西伯利亚广袤的森林
俄罗斯坎斯克——在西伯利亚夏季漫长的白日,一辆辆伐木车隆隆地驶出堆满西伯利亚落叶松、苏格兰松树和桦树的森林,开往中国人经营的锯木厂,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这里全是中国人的,”名叫王义仁(音)的贮木场工头指着过去几年来,在西伯利亚大铁路(... 点击阅读>>

徐志摩与1925年“苏俄仇友”大讨论

| 发布时间: 2019-06-17,星期一
徐志摩与1925年“苏俄仇友”大讨论
1925年秋,正当国民革命兴起之际,《晨报副刊》发起了一场关于“苏俄仇友”问题的大讨论。那场发生在历史转换到来之际的大讨论,显示了知识界的各种矛盾和困惑,同时也显示了某种清醒。虽然其中论争的具体问题似乎已成过去,但对于我们认识中国政治现代化之路... 点击阅读>>

俄版贺建奎来了,他要制造更多基因编辑婴儿

| 发布时间: 2019-06-12,星期三
俄版贺建奎来了,他要制造更多基因编辑婴儿
6 月 10 日,Nature 杂志网站报道,俄罗斯科学家 Denis Rebrikov 表示他计划制造更多基因编辑的婴儿。他要成为改进版贺建奎,将对抗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进行下去。他是第二个吃这种螃蟹的人。2018 年 11 月,贺建奎宣布他创造了世界上第一批基因编辑婴... 点击阅读>>

秦晖:潘科宫里的老头们

| 发布时间: 2019-05-22,星期三
秦晖:潘科宫里的老头们
马雅可夫斯基环行道离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约8公里,原是柏林近郊潘科区的一处富人居住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这处长圆型环路北半环称为太子路,南半环称为维多利亚路。这里原来建有战前柏林一些大工业家和金融家的豪宅。宅主有些是犹太人,早在纳粹排犹... 点击阅读>>

科学家预测《权力的游戏》的可能结局

| 发布时间: 2019-05-19,星期日
科学家预测《权力的游戏》的可能结局
美德科学家、中世纪问题专家理查德·乌特兹认为,HBO频道最受欢迎的系列剧《权力的游戏》可能不像粉丝们期待的那样结束。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分享自己想法的乌特兹认为,7个王国世界不可能无止境地冲突下去,也无法解决,留给观众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和战争废... 点击阅读>>

中国人大量涌入贝加尔湖引发民怨

| 发布时间: 2019-05-8,星期三
中国人大量涌入贝加尔湖引发民怨
俄罗斯利斯特维扬卡——看到隔壁那座中国人开的酒店即将挡住他的乡村风小旅馆的贝加尔湖景,安德烈·苏哈诺夫(Andrei Sukhanov)喝了一大口伏特加,抄起链锯,锯断了支撑酒店的八根木柱。什么也没倒下,苏哈诺夫非但没受谴责,反而因为敢于反抗中国人被视为英雄... 点击阅读>>

“普金首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发布时间: 2019-04-28,星期日
“普金首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4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远东联邦大学体育楼,举行拖延四年的首次峰会。总体而言,中规中矩,乏善可陈,却也暗藏机锋。“普金首会”传递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信息和细节,不能简单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葫芦里”至... 点击阅读>>

中国在俄罗斯等国破坏性伐木引发愤怒和批评

| 发布时间: 2019-04-11,星期四
中国在俄罗斯等国破坏性伐木引发愤怒和批评
从阿尔泰山脉到太平洋沿岸,砍伐正在毁坏俄罗斯广袤的森林,之后留下的,是伤痕累累的土地上遍布着的垂死树桩。在许多俄罗斯人看来,罪魁祸首无疑是中国。自二十年前开始限制本国天然森林的商业采伐以来,中国已日益将矛头转向俄罗斯,2017年进口了巨量木材... 点击阅读>>

金雁:蒙古vs罗斯——毁灭还是重生

| 发布时间: 2019-04-2,星期二
金雁:蒙古vs罗斯——毁灭还是重生
罗斯的先民既不是航海者,也不是骑马的草原民族,也不同于大河流域的农民,他们是密林深处的伐木者和捕猎者。他们和欧洲诸多民族一样,是受北欧诺曼人的影响而进入文明社会的。北欧海盗也称瓦兰吉亚人(VARAS是来自一个爱沙尼亚词,意思是强盗),留利克三兄... 点击阅读>>

金雁:俄国民粹派“变形记”

| 发布时间: 2019-03-28,星期四
金雁:俄国民粹派“变形记”
1861年俄国农奴制改革的结果,使原来对改革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抱有期望的俄国知识分子大失所望,纷纷从“利益协调倡导者”转向“积极行动者”。他们对革命的狂热日益加剧,“暴力变革”的公式流行开来,主张以革命颠覆取代改良,至此民粹主义从一种理论思潮扩展到运动。 点击阅读>>

独揽大权18年后,普京真的有那么权力无边吗?

| 发布时间: 2019-03-27,星期三
独揽大权18年后,普京真的有那么权力无边吗?
亚博yabovip1.cpm亚博体育app地址亚博体育官方在线 俄罗斯奥廖尔——来自丹麦的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信徒丹尼斯·O·克里斯滕森(Dennis O. Christensen)因信仰在俄罗斯被捕,在监狱里等待审判19个月后,去年年底,他意外得到了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帮助。普京总统去年12月在克里... 点击阅读>>

怎样骗过老大哥

| 发布时间: 2019-03-21,星期四
怎样骗过老大哥
1921年3月16日,苏俄政府和土耳其大国民议会签订《莫斯科条约》,开始了各领域的亲密合作。两个被文明世界嫌弃、围堵的新生革命政权,难得地在彼此身上感受了外交盟友的温暖。新生的土耳其凯末尔政府,此时正在与西方国家支持的希腊军队苦战,迫切需要财政和... 点击阅读>>

帝国:俄罗斯五十年

| 发布时间: 2019-02-18,星期一
帝国:俄罗斯五十年
看着世界地图,如果你从西往东看,我们能在欧亚南部大陆看到四片海洋串起的一条链:最先看到的是地中海,再远一点是黑海,然后在高加索山脉之后是里海,最终处于最东面的是咸海。咸海水源主要来自两条河水:阿姆河(Amu)和锡尔河(Syr),这两条河都很长,... 点击阅读>>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 发布时间: 2019-02-18,星期一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写道,每一个俄罗斯人都把莫斯科看成自己的母亲。即使是彼得堡那些最为欧化的精英,也认为它是俄罗斯民族的“家园”。莫斯科是俄罗斯一个古老的象征,是保存了古代俄罗斯风俗习惯的所在。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当时苏兹达尔的... 点击阅读>>

金雁:俄国的仇犹传统

| 发布时间: 2019-02-12,星期二
金雁:俄国的仇犹传统
犹太人自从作为“巴比伦之囚”失去祖国后,在公元4-6世纪开始进入欧洲,由于阿拉伯人的扩张,犹太人加速了离开故土的步伐。作为“外来户”的犹太人被孤立在基督教世界之外,在异乡背负着种种恶名。十字军东征的直接矛头对准的是伊斯兰教,但是犹太人也在打击之列... 点击阅读>>

俄罗斯一家初创公司欲在太空轨道上投放广告

| 发布时间: 2019-02-7,星期四
俄罗斯一家初创公司欲在太空轨道上投放广告
人类和夜空有仇?去年这个时候,一颗名叫“人类之星”(Humanity Star)的“迪斯科球”被送上了地球低轨道。现在,一家俄罗斯创业公司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小广告贴到外太空,让地球人抬头就能看到。此处,可以看到演示效果。地球上的广告已经无孔不入了,这是... 点击阅读>>

金雁:“面包时代”

| 发布时间: 2019-01-7,星期一
金雁:“面包时代”
“面包时代”是俄罗斯、东欧知识分子私下里指人们生存所需的“面包”超越了其他目标,成为唯一追求的目标,在这种环境下“活着”是第一位的,面包取代了一切。看过苏联电影《列宁在1918》的人都知道瓦西里的那句话,“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在“原始积累”年代满... 点击阅读>>

网传俄罗斯历史教材删除侵占中国领土内容,是怎么回事?

| 发布时间: 2018-12-14,星期五
网传俄罗斯历史教材删除侵占中国领土内容,是怎么回事?
问:这两天有传言说俄罗斯篡改了他们的历史教科书,把俄罗斯侵占中国领土的相关内容删除了,请问是真事还是假的?这个传言,源自俄罗斯塔斯社2018年12月11日的一篇报道。依据该报道,确有一家叫做“教育出版社”(Просвещение)的俄国出版社,修订了他们出版的... 点击阅读>>

西方对俄制裁的两难困境

| 发布时间: 2018-12-10,星期一
西方对俄制裁的两难困境
这是我初次体验饮食民族主义。几周前,我很想见一见的一位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拥护者提议在沃罗涅日餐厅(Voronezh)一会,这是一家可以俯瞰基督救世主大教堂(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ur)的高档莫斯科餐厅。我们坐在装潢复古雅致的二楼餐厅... 点击阅读>>